欢迎你访问本站
首页 > 社会民生

承德金牛山庄纠纷后续:解封保全财产人员被谈话 承建商仍未收到工程款

2020-07-31 15:34:02 来源: 责任编辑:

承德金牛山庄纠纷后续:解封保全财产人员被谈话 承建商仍未收到工程款

处于漩涡中心的金牛山庄——不大的楼盘总共只有6栋楼,且交通位置算不上繁华 中房报记者 李叶/摄

中房报记者 李叶丨北京报道

去年11月,中国房地产报(微信ID:china-crb)记者报道了围绕着河北承德金牛山庄,3个建筑公司、20名购买人及开发商承德市正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正昊公司”)数年来的纠纷事件。

事件中,金牛山庄开发商正昊公司拖欠了6号楼承建方承德市三普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三普建筑”)工程款。后者了解到,6号楼是给承德市水务局所盖,水务局正准备将购房款1800万元打给正昊公司后,向法院申请了这部分款项的财产保全,并将正昊公司告上了法庭。

2017年,在三普建筑要求正昊公司支付工程款的官司胜诉后,却被告知“保全财产早就解冻了。”此后的时间里,一直想要“讨回公道”的三普建筑实际施工人、项目经理杨静与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正昊公司开始了漫长的周旋。

今年7月,杨静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关于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在其不知情情况下解冻保全财产一事有了新的进展。“法院表示工作人员邓某在承办三普建筑与正昊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存在程序性问题;工作人员崔某时任民议庭负责人,没有履行好监督义务,属于工作存在瑕疵。依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十五条之规定,对二人进行诫勉谈话。”

在杨静看来,“时间已经过去3年之久,公司仍没有收到这笔工程款。这对于公司、我个人、工人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可是直到报道发出,法院才给出了这样不痛不痒的回应,让人很难接受。”

7月17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就处理结果致电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并按照要求传真了采访函。

截至发稿,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方面仍未就问题进行回应。

迟来的处理意见书

承德金牛山庄纠纷后续:解封保全财产人员被谈话 承建商仍未收到工程款

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给杨静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

在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给杨静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写道,杨静因2017年解封保全财产一事提出诉求:河北省承德市中级法院原副院长王某与崔姓审判人员勾结解封1800万元保全款项,造成其保全款丢失,农民工工资被长期拖欠,此案反映3年无人管,要求对此案进行彻底调查。

承德市中级法院于2019年12月23日受理并查明,未发现王某存在违纪行为。但工作人员邓某在承办案件中存在以下程序性问题:未征求三普建筑意见进行调解;未按照审执分离原则交由执行局办理解除财产保全事宜;未制作解除财产保全民事裁定,解除财产保全未经合议庭评议,在正昊公司未提供有效等值担保财产的情况下向承德市水务局送达协助解除冻结执行通知书,解除财产保全措施后协助执行通知书存根未入卷;调解笔录及送达回证时间记载错误,属工作存在瑕疵。工作人员崔某时任民一庭负责人,没有履行好监督义务,属工作存在瑕疵。

对于工作人员工作瑕疵导致三普建筑的损失,承德市中级法院在“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表示,“我院对被执行人正昊公司的财产进行了查封、拍卖,亦支付申请执行人部分执行款,未造成当事人财产损失,邓某对案件存在瑕疵问题承担相应责任。崔某对案件存在瑕疵问题应承担领导责任。依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十五条之规定,经院党组研究,对邓某和崔某进行诫勉谈话。”

杨静认为,法院“未造成当事人财产损失”的说法有很大的问题,“财产的解封直接导致三普建筑3年收不到应得的工程款,这不是损失吗?”

对此,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了北京市汉华律师事务所律师齐正。齐正表示,法院的调查结果已经确认了办案人员在办理案件时程序性问题,程序性问题在司法案件中是大问题,只有保证程序正义才能保证实体正义。比如,第一个程序性问题就是办案人员未征求三普建筑意见进行调解,这是涉及根本的大问题,调解自愿原则是指进行调解工作和达成调解协议都必须以双方当事人完全自愿为前提,不能强迫。而法院办案人员进行调解时根本没通知三普建筑,这突破正常人对调解的认知。意见书里称未制作解除财产保全民事裁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六十六条 规定,“裁定采取保全措施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作出解除保全裁定:(一)保全错误的;(二)申请人撤回保全申请的;(三)申请人的起诉或者诉讼请求被生效裁判驳回的;(四)人民法院认为应当解除保全的其他情形。解除以登记方式实施的保全措施的,应当向登记机关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解除保全措施,必须先出裁定,否则程序违法。

齐正还介绍,法释〔2016〕22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财产保全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二条规定:“财产纠纷案件,被保全人或第三人提供充分有效担保请求解除保全,人民法院应当裁定准许。被保全人请求对作为争议标的的财产解除保全的,须经申请保全人同意。”按照最高院的这条规定,即便被保全人提供了担保,也必须是充分有效的,便于执行的,而被申请保全人在未提供等值有效的担保情况下办案人员就解除保全措施,显然违反了最高院的规定。

齐正认为,法院当务之急是加大力度帮助三普建筑进行强制执行,追究提供不等值担保欺骗办案人员的被保全人的责任,该移交刑事的移交刑事,追查财产解除保全后的去向,及时为三普公司执行到位,这才能彰显司法公正。

带着这些问题,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致电承德市中级法院,并按照要求传真了采访函。

7月21日,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近日法院工作繁忙,可能不能及时回复,回复时间待定。

截至发稿,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方面仍未就问题进行回应。

承建方倒欠开发商钱始末

承德金牛山庄纠纷后续:解封保全财产人员被谈话 承建商仍未收到工程款

借款收据之一的复印件显示,借款使用的是竑瑞达公司的借据,在公司审批处有王久利等三位负责人签字

杨静的烦恼还不止于此。

2017年,正昊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河北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理由包括人工费用方面,双方对协议中约定的“本工程在预算中执行河北08定额,人工费执行承德市造价站每月发布的造价信息人工费价格”理解不同等。

对于这个理由,法院予以了采纳。

2017年6月19日,二审判决结果下来了:在一审的基础上,核减了7198008.52元。判定正昊公司向三普建筑支付工程款15785474.57元。

“工程款大幅缩水,我们(三普建筑)不能接受,就向国家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2018年被驳回了,现在还在抗诉。” 杨静补充。

正昊公司的“进攻”也远远没有结束,这也让杨静由一个被拖欠工程款的承建方变成了向王恩重借款的欠债方。

同年,正昊公司法人王恩重将三普建筑告上法庭。

根据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冀0802民初2643号资料,王恩重作为原告称,2014年至2015年,被告因资金紧张陆续向原告借款,合计借款本金7573520(757万)元。原告与被告约定,借款利率按月利率2%计算。但至今被告拖欠原告借款本息未还。

同时,原告提供了7份合同和收据等证据。

关于这笔欠款,杨静告诉记者,“这完全是套路。”

“当时,金牛山庄6号楼地下的打桩部分三普建筑前期已经垫资垫完了,到地上的主体部分,他们该按照工程进度造价的75%拨款了,可是并没有按照约定拨款。开始是说这个月没有,我们就等到下个月,到了下个月,又推迟到再下一个月,中途偶尔给个百八十万的。”

拖欠问题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在杨静的一再催促下,王恩重组织双方开了一次会议。“王恩重还有一个投资公司,叫承德市竑瑞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竑瑞达’),法人是他儿子——王久利,他在会上告诉我们,‘没钱了就去竑瑞达拿,最后咱们有一笔总账,如果工程款超了,你们就得给竑瑞达二分利息,如果没超你们就不用掏。’”

杨静说,这次会议只是做了会议纪要,并没有签订合同,之后的借款合同也只有一份,由竑瑞达保存。

这期间,三普公司借着王恩重投资公司的钱,继续为王恩重项目盖楼。

在杨静陆陆续续从竑瑞达处借来共计603万余元后,工程款再次进入到拖欠状态,后期工程资金大部分由三普建筑垫付完成。期间,杨静一度通过民间借贷向农民工发放工资。

“后来我们才知道,因为竑瑞达不具备出借资格,所以王恩重以个人名义起诉我们借了他钱。”杨静说道,明明之前说好是工程款,结果借据上是2分利息,还要我们本息一起还,这让人无法接受。

合同造假不影响判决结果

对于正昊公司提供的证据杨静也发现存在诸多问题。

一、原告没有诉讼主体资格,依法应该驳回其起诉,被告没有在原告处借款,原告提供的《贷款合同》虽写明出借人是王恩重,但在合同尾部注明的借款人是承德市竑瑞达投资有限公司,前后矛盾;二、出借手续与虚假合同不一致,如果是王恩重出借款项,就应当有王恩重个人与借款人之间的完整的借款手续;三、诉状中王恩重签字与合同中签字并非同一人;四、借款合同是虚假合同,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随后,杨静对原告提交的合同及借款合同的真实性提出了异议,因鉴定费支出过大的考虑,只对证据1和证据7的真实性提出鉴定申请。

双桥区法院委托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了鉴定,该中心于2018年3月16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证据1的第四页与其他页不是一次打印装订成形,证据7的第四页与其他页倾向不是一次打印成形。

鉴定结果送达后,双桥法院继续开庭审理,原告补充提交了借款申请审批表及借款借据,以印证1-7笔借款是被告申请而借出。

最终,造假合同并没有影响判决的方向。对于原告主张的利息,因借款申请表、双方于2014年11月26日签订的借款合同、借据及2015年7月13日签订的借款合同中明确约定借款利息为月息2%,故被告应该年利率24%向原告支付利息。

杨静认为这次判决对造假视而不见非常不合理。

她说,竑瑞达就是王恩重父子的公司,随便开一个说明并不是难事;抛开对合同造假这部分的处罚力度不够,及合同造假影响的结果不算,所有问题的症结还在解封上。“如果当时这笔工程款给到我们,我们把这笔所谓的欠款给还了,也不会有这么多事了。现在所谓的欠款利息越滚越多,是不是有一天,要把正昊公司拖欠我们的工程款给抵消了呢?”

对此,齐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合同造假那么就不应该作为证据使用。另外,原告方作出了造假的行为,应该推定对被告有利,法院应该重新审视原告的诚信问题。“通过能看到的借据证据来看,问题也很多。”

目前,整个事件仍存在着诸多谜团,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头条信息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免责声明|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香港习讯通传媒有限公司    习讯通(香港)信息中心运营   联系QQ:3283139581    粤IPC备 110123770号